20201108

公館漫畫私倉Mangasick實體店面相關資訊



前言:Mangasick是什麼?

二月休假日(休業日):

8日(三)、15日(三)、22日(三)

消費方式(閲覧サービス利用プラン):

A ) 只看中文漫畫,100元    
B ) 只看中文漫畫+飲料,150元
C ) 全店藏書閱覽+飲料,200元 読み放題200元(+1ドリンク)

營業時間:14:00~22:00

本期展覽魔是魔法少女的魔」黃靖芝&靈子同學雙人展

20170127

【展覽訊息】頹戀期;日本漫畫家聯展



陰曆年。慶賀時間歸零的同時,廢棄的冬日尚未清運完畢,世界無情可發。你還是不能判斷故鄉是一個保溫箱或一塊鑄模,只感覺到熱和疼。

但別慌,你的週期性精神危機處方已備妥:極致的陰性美,排除冗言的婀娜,伏流的妄想;越洋而來的七位畫家的分身,全橫陳於地下室。

20170126

Mangasick 2016年回顧



撰文前,我叫出去年寫的前年回顧也瞄了今年月初的年底總結,發現自己始終在強調Mangasick作為中介者存在的「日常性」,也發覺:在它固著下來,發酵成「溫度」之類的詞彙前,就應予以刮除。有類引介者不直接解剖作品,而是製作作品的拓印,賦予象徵意義後再呈到讀者眼前--這固然是有效縮短作品與讀者距離的手段,但平面的虛像終究不可能在讀者心中結合成系統(一種口味、一個探索的方向)。而一間專門店鋪其實只能靠「對該系統本身產生認同和需求」的讀者維持下去,「對經營理念和精神認同」的讀者遲早會離開,去欣賞其他更浪漫、更犧牲小我完成大我的經營理念和精神。

20170121

魔法少女就業輔導中心--訪靈子同學與黃靖芝


若說自然界裡的體色鮮豔度與毒性成正比,那麼魔法少女界裡的繽紛、混沌度或許反映的不是少女心,而是魔性吧。實際上,「魔」也是我們並置靈子同學和黃靖芝的作品時最先聯想到的字彙,接著追問:「什麼樣的魔?」才得到「魔法少女」,她們的擬態。

靈子同學在繪畫路上無師自通而能通靈,日常的散亂、非日常的暴力意象、炫目的配色全揉捏在一塊,召喚出他人死命擠也只擠得出1cc的女性哀愁,房間內的暗潮。黃靖芝延續一貫的編纂手法製作繪畫作品與zine,把列表延展成符咒,集結成「喜好天書」:儘管創作母題皆取自大部份觀者熟悉的色情漫畫、古典名畫、大眾文化,但它們背後的脈絡與內涵全數遭到斬斷刨除,拋到二維的意義真空中,我們於是得到一顆顆不發熱的金黃色太陽。

兩人創作都各自蘊含著巨大的矛盾性,擺在一起更產生恐怖平衡。該怎麼帶領大家進出那些危險的構造才是最妥當的呢?我不是很確定。總之藍色和紅色的線一起剪斷再說吧,也許是通往全知觀點的捷徑(冷笑話收尾)。

20161231

【展覽訊息】「魔是魔法少女的魔」黃靖芝&靈子同學雙人展 


( ✧Д✧) 二○XX年,環境毒素醃漬的異種宅,
終於在台北這巨大的幼稚園裡熟成了 (*'∀'人)♥*+

❤(。☌ᴗ☌。)右邊的蘿莉修習古美術
畫過的懶叫和ㄋㄟㄋㄟ比你吃過的雞腿和碗粿還要多ლ(´ڡ`ლ)

(つω`*)左邊的同學已經在夢裡轉學六百六十六次
靈魂像斷電的夏天冰箱一樣多彩ฅ(๑*д*๑)ฅ

*:ஐ(●˘͈ ᵕ˘͈)ㄏ▽▼▽
廣告後就是行車紀錄器拍下的全程變身畫面
請不要轉台
▼▽▼ㄟ(˘͈ᵕ ˘͈●)ஐ:*。

20161127

畫筆,或者修枝剪--訪小幡彩貴


稍微放慢速度觀看,不難發現小幡彩貴作品的「簡約」不具備清潔化、幼體化、排除雜訊的效果。「日系=淡淡的=甘甜順喉」這種刻板印象無法全面說明其魅力,也解釋不了作品在觀看者心中掀起的情緒跌宕。如果說,白不等於無,那麼插畫家的留白到底能留下什麼?以下訪談給了我們一些提示。

提問者:Chenfu Hsing
翻譯撰文:黃尖

20161125

【展覽訊息】 丸尾末廣《芋蟲》出版紀念展 12月3日(六)- 1月3日(二)


被褥間是刀俎 午夜啣住街頭
生之遊戲唯一的規則:死
「現在你可以進入或離開她了。」
不具名的囁嚅在攢動。

琢磨頹廢、悖德、耽美之道三十餘年的異色漫畫巨匠丸尾末廣,終於在今年十二月推出首部正式授權台版作品──《芋蟲》。

為紀念這惡夢成真的一刻,Mangasick將同步舉辦其台灣首度個展,展售複製畫與少量原畫,並深入介紹其漫畫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