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524

我說了這麼多的話我要說重點囉--訪鄧詠涵


文 ◎  黃尖

水汪汪大眼睛卡通人物,打翻的收納箱滾出各種缺乏組織的線條和團塊,不乏屎尿和更為超齡的體液。全塞進水管內在廁所裡燒衛生紙,看煙霧偵測器噗哧噗哧地把它們重新生出來。所得的產物跟純真無緣,卻也不是捏造的童趣。如這次「流行涵的生活」展,將大量的鄧詠涵作品聚集在一起時,你會更容易感覺到這些繽紛表象之下都有共同的根莖。為什麼它們同時帶來慰藉與不快?它們的本質到底是什麼?

訪談開始前,鄧詠涵拿出一個裝滿小冊子的資料夾,那個瞬間我們便知道所有的問題與解答都在裡頭了。

20190501

【展覽情報】鄧詠涵個展「流行涵的生活」5/10 - 6/3



可愛=激射≒溫度≠腦筋急轉彎=
超跨界=文字藝術師=胃酸逆流≠
娃娃國王鬍鬚長=自宮區≒筆仙≠
流行!=流行!=流行!=流行!
流行!=流行!=流行!=流行!
普普普普普普普普普普普噗噗噗

20190428

【漫畫推薦】丸尾末廣,《富野的地獄》(トミノの地獄)


文 ◎ 黃尖

交出《帕諾拉馬島綺譚》、《芋蟲》、短篇集《瓶裝地獄》三部作品,使觸角更加伸入主流漫畫世界與國際漫壇後,丸尾老師於二○一四年開始進行他生涯最長篇連載,《富野的地獄》,並於五年後的二月推出完結第四集。

20190404

【展覽情報】理想武器個展「煙花幻夢」4/19 - 5/6


睫毛羽化,碎花流沙。
筆尖化作繡針縫入紙張
黑色浮屠鎖住異域的大氣與夢。

潛伏台中的耽美系插畫家,台北首次個展。
雕琢、累積多年的眩目作品一次公開。

20190329

當美的膨脹速度高過宇宙--淺論山本タカト


文 ◎ 黃尖(Mangasick副店長)
我原本即蟄居於密室化的房間,綿延不斷地過著描畫、閱讀、妄想的生活。到了九○年代後半,我開始感到一股無法捉摸的創作慾在心中沸騰湧現。大白天也昏暗闃靜的房間,其深處擺了一張桌子。我伏案,在小小的紙面上刻畫描線,漫無目的地走筆。沉積在八○年代意識底層的青春期記憶、感受、幻想逐漸浮現,而我熱衷於賦予它們具體形式,外顯之。形象漩渦之中心,是性與死這個主題,是透過如夢似幻的青春期少年少女之端正身體所顯現的耽美主義世界。對於享受著日常性失眠與幻覺的我來說,繪畫是蓄意犯罪型的逃避現實,但我同時預感:一個新世界將從我腳邊逐步擴張。 (畫家自述,收錄於《緋色手法底稿集》)
少年,少女,恬靜,暴力,溫潤,嶙峋,流動,蠟封,俗,聖,和,洋。紙上的意象鮮明而雄辯,招引視線,但官能性的愉悅褪去後,與生之苦楚同源的各種稜角便會在觀者體內留下一道無法癒合的刮痕,無法驅除的迷茫──這是所有山本畫迷應該都會有類似的皈依體驗。同時置身於酒窖與地牢。

20190301

膠囊內的青春殘酷劇──談古屋兔丸《荔枝☆光俱樂部》

(展覽原稿翻攝)

文 ◎ 黃尖(本書譯者)

「東京大木偶原作劇目的感覺是比較龐克的。」古屋老師在國際書展的座談會上說。那麼他的改編也許可說是速度更慢、情緒轉折更豐富的新浪潮之聲。在這暴力的敘事機器上加裝因果邏輯、人際關係的錯綜後,它的象徵性縮小了(雖不至於歸無),但反而能容納更多大眾讀者的視線。

與更早翻譯引進台灣的駕籠真太郎《喜劇站前虐殺》丸尾末廣《少女椿》相比,這部作品更像是一封邀請外部讀者一窺地下文化的邀請函;它同時也讓古屋老師過去的台灣讀者展開了解其全貌的第一步。竊以為它是日本漫畫史上有一定重要性,且永遠不會被遺忘的作品之一。

20190225

【展覽情報】山本タカト臺灣個展「Nosferatu」3/8 - 4/8



子夜的剖面,帶鉤
靈之菹醢
人之槁木
遂串刺成一片庭園
福馬林雨中
美的膨脹速度高過宇宙

融合浮世繪與當代母題,成就平成耽美主義
畫家山本タカト(Takato Yamamoto)台灣首展

20190203

Mangasick 2018年回顧




今年是Mangasick幾乎化身為獨立出版社的一年,無論配合展覽與否,自製的出版品多達八種,除了在店內販售外,也在國內外十餘家書店上架。自我的、外部的質疑並沒有少過,問題與其說縮小,不如說輪廓變得明晰。

20190115

【展覽訊息】古屋兔丸《荔枝☆光俱樂部」出版紀念展 2/8 - 3/4


異色漫畫圈內恆久放射的磷光,
漫畫家生涯最重要的一塊拼圖,
降。臨。

少有漫畫家像古屋兔丸那般遍歷藝術/大眾漫畫的光譜兩端,挑戰各類型作品皆獲得不凡成就。台灣至今翻譯代理的作品呈現出他的亮面,如今我們終於迎來《荔枝光俱樂部》,得以向他的暗面叩關。